• 生日詩
    夜半有星光,下海捉鯨魚。深水之下,水壓的棘刺,小腹上那半是明黃、半是新綠的草甸,起伏得興奮莫名。鑒于浪擲大半生,卻仍不時被隱秘的激烈捉住,你,是否該聳身鉆出塵世海面?抑或仰首,傾慕夜幕上閃亮鐵釘,旋轉中習得一種微妙平衡?...
    [ 2019-11-22 10:25:36 ]
  • 口音:麥子小伙兒
    唇齒開合,輕吐這五個音團時,總感覺隱隱有一根濕拉繩,要把江心里那副拖網,拽上岸來……江是長江,繩索連通江底涌潮。會有一刻,水面哧一聲綻開:拖網中活魚多,蹦跳如深青的焰火——從小學習,真正的美味只收獲于水深處。這詞組,確實...
    [ 2019-11-22 10:24:31 ]
  • 結締
    在鮮紅中追尋桃紅幾乎不可能,而在淺粉中,高倍顯微鏡,盯住了微細湍流縫合的細胞皮膚的血瘀,卻不是啥子奇怪的事——我們的困境與此有些相似。不管是否量子糾纏,精純太陽獅,都曾尋覓過青枝撲窗:滴著水,群鳥分蘗成器,緩緩完成虛空構...
    [ 2019-11-22 10:11:53 ]
  • 冷戰
    “確實,她體毛稀疏像一只海豚,你濃密成簇,如同金盞菊……”我們,不能沒完沒了地討論一個素食主義者該如何誦讀薩福的詩句,微風中,星形耳墜適合出汗,恍若枝條中剛剛剝出、捂暖的水玉。“如果愛了,垂死者的瞳孔也會伸出綠枝,情形近...
    [ 2019-11-22 10:10:38 ]
  • 復句銘文
    這樣的日子,鵝毛筆必然寫下一些小詩,卻注定無法讀給你聽,讀給別人聽,讀給流水聽。即使街頭冒菜麻辣出后頸的微汗,即使廣場上,海浪的喉結嘶嘶翻滾。清晨綠霧中,我們是狂野的。虹彩樹獺,隱形掛在我們微汗的曲枝上;而袋鼠于野外皮球...
    [ 2019-11-22 10:09:15 ]
  • 向自我致歉